咨询法律法规问题 查找法律法规
专业律师展示
首席律师:王小巍
手机:13909861884
咨询法律法规问题

联系我们

  • 联系地址:大连市中山区鲁迅路78号安达大厦乙单元1207室
  • E-mail:xiaowei-dl@hotmail.com
  • QQ:87908095
  • MSN:xiaowei-dl@hotmail.com
  • 移动手机:13909861884

股东权不得依公司章程强行转让

发布: 2010-5-10 21:49 查看: 399次

股东权具有财产权与身份权的双重属性,股东依据出资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诸项股东权,其中部分股东权是强行法规定的,非经股东本人同意不得以章程或者股东大会多数表决予以剥夺或者限制

  2007515,江苏省大丰市丰鹿建材有限公司(简称丰鹿公司)的小股东周丰(化名)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因为他与丰鹿公司的一场剥夺与捍卫股东权的诉讼,在经过了一审败诉,上诉之后,今天终于拨云见日等来了二审胜诉判决。

  股东会修改公司章程小股东被强行转让股权

  20023月,周丰与其他8名股东成立了有限责任公司———大丰市丰鹿建材有限公司,周丰作为股东之一出资5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总额的7.23%
  200663,丰鹿公司以周丰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作出解除与周丰劳动合同的决定,并通知了周某。
  2006728丰鹿公司召开股东会议,会议议题为修改公司章程,规定:“股东因辞职、除名、开除,根据劳动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被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股东会可以决定其股权由其他股东受让,股权转让价格不论公司到时盈亏状况,一律以实际认缴出资的原值结算,转让人拒收股权转让金的,受让股东可将其提存至公司。”到会8名股东签字同意修正后的公司章程,周丰投了反对票。同年83丰鹿公司将修订后的章程到工商部门进行了备案。
  2006913,丰鹿公司通知周丰于2006922召开临时股东会。临时股东会如期召开,会议依据以上修改后的公司章程的规定作出决定,周丰的5万元出资由公司其他股东按比例以原值受让,自即日起周丰不再享有本公司股东权利。到会8名股东签字同意,周丰未签字同意。
  “我实在不能接受!”520,周丰对记者讲述这一过程时仍难掩愤然和不平。
  “我作为丰鹿公司的股东和监事会成员,遭到了其他股东的合谋欺压。先解除我的劳动合同,再召开股东会议修改公司章程,又强制转让我的股权,剥夺我的股东身份,股价还以原值受让。他们就这样将我一步步地陷入不利之境,直至扫地出门”。

  一审败诉:公司章程是公司行为的根本准则

  2006928,周丰起诉至大丰市人民法院,要求确认强行转让其股权的股东会决议无效和公司章程部分条款无效。
  大丰市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最初由审判员王龙璋独任审判,后因案情复杂,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由庭长吴淮平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王龙璋、沈恩德组成合议庭。
  吴淮平告诉记者,当时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也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公司章程具有契约的性质,本质上属于公司股东或投资者签署的合同。依据合同法理论,只有当事人在合同上签字同意后才对其具有拘束力。本案原告在股东会决议和公司章程上都拒绝签字,并明确表示了反对意见,故该股东会决议和章程中有关对股东个人约束的条款对其不应产生拘束力。同时,在该公司章程中关于股权转让时,不论公司盈亏一律以实际认缴出资的原值计算的规定,有违公平责任原则,应属无效之约定。
  另一种意见认为,公司章程是公司存在和活动的基本依据,是公司行为的根本准则。章程对于公司的作用有如宪法对于国家的作用。丰鹿公司依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召开股东大会,修改公司章程,并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表决,形成了股东大会决定,并报工商部门进行了备案。虽然本案原告在2006728股东会上,对修正公司章程的决定投了反对票,但根据公司法资本多数决的基本原则,被告修改公司章程的程序合法,其修改的内容不违反现行法律法规,应为有效。关于修正后公司章程第十条第二项中的“股权转让价格不论公司到时盈亏状况,一律以实际认缴出资的原值结算”的规定,因法律至今未对股权转让价格如何计算作出明确规定,所以该条款未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其效力应予认定。
  最终,合议庭采纳了第二种意见,于20061218判决驳回了周丰的诉讼请求。周丰不服,上诉至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胜诉:股东权非经本人同意不得剥夺或限制

  盐城市中院对这个上诉案件非常重视,该案数度提交审判长联席会讨论。中院多数法官认为,股东权具有财产权与身份权的双重属性,股东依据出资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诸项股东权,其中部分股东权是强行法规定的,非经股东本人同意不得以章程或者股东大会多数表决予以剥夺或者限制。
  盐城市中院二审认为:根据公司法法理,股东权的自由转让是股东固有的一项权利,股东权一经设立,除非经合法转让,或由国家强制力予以剥夺,或公司经清算程序予以分配,否则不能被变动。因此,股东权的自由转让原则理解为强行性法律规范中的效力规定,凡违反该原则,限制股东权自由转让的章程条款应归于无效。
  本案中,从形式上看,章程的修改是经股东会2/3以上多数股东同意,且修订内容也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但从一系列行为可以看出,丰鹿公司的多数股东正是不合理地利用公司法资本多数议决原则有针对性地作出不利于周丰的决议的。比如,200663,丰鹿公司解除与周某的劳动合同;728召开股东会议修正公司章程;922召开临时股东会并决定周某的5万元出资由公司其他股东按比例以原值受让,周某不再享有本公司股东权利等。上述行为是对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序良俗原则的违反,是对股东权利的滥用,都应当是无效的。
  515,盐城市中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并判丰鹿公司2006922股东会决定和200682股东会修改公司章程决议及章程相应修改部分无效。
  周丰笑了,因为他最终胜诉了,而类似的案例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法院会遭遇不同的判决结果。
  我国新公司法进一步提升了公司章程的地位,赋予了章程更大的权力,本来是要凸显它作为一种重要的权利授予和救济机制的作用。但在实践中,公司章程愈来愈多的被大股东用作排挤欺压小股东的武器,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不少法官坦言:“如何透过公司章程修订形式合法这一方面,透过公司多数决这一表象,对小股东的固有权利给予司法救济,是摆在法官面前的难题。”
  一些法官认为:“新公司法有许多亮点,但很多规定依然很原则,需要法官的自由心证来判案,这样就会导致不同的判决结果。所以,提醒小股东要多利用公司章程,最好在制定章程之初提前预防。”